zicd.com 紫宸殿 访问有问题用新域名!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308|回复: 0

唐朝小闲人 第一千二百七十二章 不可貌相也 南希北庆

 关闭 [复制链接]

8129

主题

0

好友

27万

积分

紫殿麒麟使

Rank: 90Rank: 90Rank: 90Rank: 90Rank: 90Rank: 90Rank: 90Rank: 90Rank: 90

超级版主 更新大师 紫殿公爵 精华之王 终身成就

发表于 2017-4-29 19:52:57 |显示全部楼层
李义府、许敬宗他们听得哭死的心都有了,这皇帝亲自临场点题,这是个什么概念,那做了这道题的人,甚至都可以说自己是天子门生。

  因此虽然李治说可以不写,这并不影响你是否能够及第,但是哪怕比猪还要蠢的考生,也一定会认真写这一道题目的,能回答皇帝的题目,这简直就是莫大的荣幸啊。

  这么一来,考生再也不会对于这制科产生任何质疑,心里一致认为,制科才是这番大考的重头戏。一些已经及第的考生,庆幸自己今日来了,而那些没有及第,且感到非常不服的考生们更是激动万分,心里反倒是一点怨言都没有了,因为前面的考试只是热身,没有中也无所谓。

  考生们是高呼万岁啊!

  个个都是热情高涨。

  李治说罢,韩艺又走上前来,先是再度提醒了一下考试的规则,然后便朗声道:“请试卷。”

  但见一列身着铠甲的禁军走入考场来,约莫二十人,考生们见得一惊,心里莫名有些紧张,怎么都出动禁军了。

  只见这些禁军将士手中都提着一个个木箱子,他们来到台阶上,先是向李治行得一礼。李治点点头,道:“开卷吧!”

  禁军将士唱喏,然后将木箱摆放在考生面前那张长桌上面,用铁棍撬开。

  听得啪啪的声音。

  但是这些声音并未惊扰到考生,反而引得考生非常兴奋,这说明什么,说明试卷的保密性是相当严实的。

  许敬宗一脸不屑,暗道,这小子就会虚张声势。

  他说得真是一点也没有错,这还真就是在故弄玄虚,韩艺这么做,就是让考生们知道,制科的考试是非常公平的,并且体现在每一个细节上。

  考生们也非受用,如今大家追求就是公平。

  这木箱打开之后,里面是一个个布袋子,一个个监考官从里面去除一个个布袋,当着考生的面,从将布袋打开来,从里面拿出崭新的试卷。

  考生们看到这雪白的试卷,闻着那纸香味,整个人都已经亢奋到了极致。

  李治看到他们脸色那种表情,也深深被感染,这才是考试该有的气氛,心中的期待又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朝着许敬宗他们挥挥手,领着一干大臣默默的离开了。

  这考卷一发下去,考生迫不急的拿起来看,头一道题非常简单,顿时信心倍增。

  这就是韩以故意设计的,因为他们接触数学不久,难免信心会有一些不足,因此他的题目是非常细腻的,难度层次的考虑和设计是下了不少功夫,他希望这些考生做到后面难题,状态已经是最佳了。

  当然,韩艺也没有监考,而是与李治他们一块又去了另外两个考场看了看,虽然目前人数还不多,但是与这一回一样,韩艺一定要让贤者六学每门考试都成为全国大热门,这一切才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对了!韩艺,今日这贤者六院可是放假呢?”

  李治回到总院,似乎突然想到什么。

  韩艺讪讪道:“回禀陛下,其实我们贤者六院目前还没有多少人,用不着放假,不会打扰到考生考试的。”

  李治点点头道:“正好,朕早就想去看看你们贤者六院是如何运作的,你带朕去看看,哦,就去那个总设计师那里看看。”

  “总设计师啊?”

  韩艺有些心虚,那小子八成又在睡觉吧。

  李治道:“不行么?”

  “当然---当然行!”

  韩艺只能硬着披头带着李治他们去往工学院那边。

  许敬宗、李义府他们是早就想走了,但是他们又怕自己走了,这韩艺背后使诈,只能耐心等着考试结束。

  这工学院是原本的褚遂良的别院改造而成的,其实六院都是一间间小院,可谓是名符其实。

  一行人刚到门口,就听得里面传来嘻嘻哈哈的声音。

  “滚开,滚开,让老子试试。”

  “去你的,该是轮到我了。”

  ......

  天啊!韩艺直接用手捂住脸。

  许敬宗笑道:“这贤者六院一听便就知是出自韩侍郎之手啊!”

  杜正伦、卢承庆他们听得也是乐得直笑。

  韩艺尴尬的笑道:“许侍中过奖了!”

  这他没有办法,如今贤者六院都是一群工匠,哪有什么素质可讲呀,这他可真没有办法辩驳。

  李治听得也是一乐,入得院内,便寻声望去,只见四五个老汉穿着官袍站在西南角推搡着。

  别说许敬宗了,就连卢承庆、许圉师等人看得都是摇头呀,穿着官服,言行举止却跟市井之徒似得,真是让人羞于与此为伍啊。

  “咳咳!”

  韩艺冷汗狂飙,赶紧出声提醒这几个混蛋。

  那几个九品院士回头一看,当即就傻了,眨了眨眼,仿佛都不敢相信,过得片刻,他们腿一软,趴在地上,“小人参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李治也是无语呀,这一身官服怎么就穿在他们身上了,又见总设计师不在,心里稍稍有些失望,但不管怎么样,来都来了,于是上前去,但见这角落里面是一块不到五尺的小方田,好奇道:“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那几个九品院士吓得吓傻了,支支吾吾的,只会发声,不会说话了。

  许敬宗怒喝道:“陛下问你们话了。”

  显然将对韩艺的怒气发在他们头上了。

  “小人该死,小人该死。”

  这些个九品院士吓得都磕头了。

  你妹的,在我地盘恐吓我的人。韩艺当即怒道:“许侍中,这里可不是三省,你在吓唬谁了。”

  许敬宗道:“你还好意思开口,你看看这些个九品院士,哪里像似官员,我这是帮你教训他们。”

  “教训什么?教他们徇私舞弊,私相授受么?”

  “你---你胡说什么?”

  “我说什么你心里清楚。”

  韩艺也豁出去了。

  李义府听着话风不对了,怎么朝着我来了,韩艺这小子真是无孔不入,急忙站出来道:“二位且请息怒,可别吵那些考生考试了。”

  李治早就忍不住了,“你们两个还好意思说他们,朕看你们还不如他们了,都给朕站后面去。”

  许敬宗、韩艺这对冤家,互瞪一眼,但还是老老实实的站到后面去了,因为李治现在的脸色很难看。

  李治看到这些人,本就很郁闷了,又见枢要大臣也是如此,心情能好么,又向那几个九品院士道:“你们起来吧...难道你们打算违抗皇命吗?”

  那几个九品院士这才唯唯站起身来。

  李治看着这些九品院士,心里还真不太舒服,太寒碜了一点,可是瞧他们瑟瑟发抖,又一把年纪了,心中又是不忍,微微笑道:“朕问你们,你在这里干什么?”

  几个院士相互使了使眼色,最终其余四人同时看向方才叫得最凶的那人。那人颤声道:“回陛下的话,小人们在---在实验最新的插秧工具。”

  “我靠!你们已经弄出来了。”

  韩艺听得大喜不已,急忙跳上前去。

  “嗯!”

  李治横目一瞪。

  “陛下恕罪,陛下恕罪!”

  韩艺又乖乖的站到后面去了。

  其余大臣皆是忍俊不禁。

  这韩艺退下之后,李治自己又是非常激动道:“新的插秧工具,是甚么?快让朕瞧瞧。”

  “哦,就在这里,陛下请看。”

  几人忙让开来。

  李治定眼一瞧,见那田里竖着一块微微倾斜的木板,木板上放着一些草,用一根绳子固定着,草根露出两寸多一点,这倒是没有什么稀奇的,关键是这木板前面还有一个木架,木架上面装置着三个齿轮,用一条竹质的链条连成一体,但是三个齿轮上面都有着各式不一的装置,最靠近木板的轮子上是一个类似于钳子的东西,而中间这个轮子上面也是类似钳子的装置,只不过一个是横着的,一个是竖着的,而最上面的则是一个摇手。

  李治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到这玩意怎么弄,道:“这如何插秧?”

  那九品院士道:“只需摇动这个把手就行了。”

  “这么简单?”

  别说李治了,杜正伦、卢承庆他们听得都是惊讶无比,插秧不比播种,可以用洒的,插秧插秧,你必须得用手去插呀。

  “朕来试试看!”

  李治一撸袖子,跃跃欲试。

  张德胜小心提醒道:“陛下,你看这上面很脏!”

  “无妨,待会洗手就是了。”

  李治走上前,还有些紧张道:“摇就行了。”

  “是,但是得稍微有点力。”

  李治将信将疑的走上前,抓着那把手。杜正伦他们也是纷纷睁大眼睛盯着,这对于他们而言,实在是太神奇了。

  只听得咔哒咔哒几声响。

  只见木板下面的水中突然多出一根竖着草来。

  “这---!”

  卢承庆他们指着那可草,话到嘴边上,就是喊不出来,差点没有将自己给憋死。

  “嗬哟!”

  李治表情更为夸张,还往后退了一步,指着那草道:“这---这是怎么回事?”

  “哦!”

  一个九品院士赶忙蹲下,道:“陛下请看这三个轮子都是用链条连着的,摇动的这把手时,最前面这个齿轮是最先动,它的抓手会抓住一根草,然后往下走,等走到一百八十度时......。”

  “一百八十度?”

  “陛下,这是数学里面的专业术语,等会微臣在跟陛下解释,现在微臣说话不太方便。”站在后面的韩艺急忙喊道。

  李治冷冷一瞥,可没有让他的奸计得逞,让他继续在后面站着,而是向那九品院士道:“你继续说。”

  “是。也---也就是转到这个位置时,第二个转轮的抓手刚好也会转到这个位置,第二个转轮的抓手就会在这里抓着草根直接插入水田里面。”

  卢承庆好奇道:“可是抓手怎么能够一松一紧呢?”

  “这位贵人请看,这内侧有着一些细线,哦,这是弓弦来的,这弓弦就控制着抓手,当抓手走下半圈的时候,它是紧的,可是到了下半圈,它就是松的了。”

  “还真是如此!”

  李治只觉新奇不已,道:“朕再来试试看。”

  说着他就急急握着把手,而卢承庆他们也不顾贵族风范,直接蹲在边上仔细观摩。

  站在最后面的韩艺看着这些大臣们,跟刚才那几个九品院士没差呀,小声向许敬宗道:“许侍中,如果你不训他们几句,你刚才那就是针对我。”

  许敬宗哼了一声,将头一昂,老夫就是针对你这田舍儿。
一切重新开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Archiver|手机版|zicd.com 紫宸殿 访问有问题用新域名! ( www.zicd.com www.zichen.net www.zichen.com 

GMT+8, 2019-7-23 22:01 , Processed in 0.043789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