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icd.com 紫宸殿 访问有问题用新域名!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457|回复: 0

神武觉醒 812 登位与大婚 百里玺

 关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10 19:17: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紫凰宗核心大片山河仍旧在重建中,但宗门上下已经热闹了起来,因为都知道,谷心月即将在半个月后登上宗主大位,成为紫凰宗新的宗主。

  就在这一日,整个紫凰宗再次轰动,所有人都震惊莫名,万分意外。

  这一日,凌洪大卿和蛾龙兽皇乘坐叶凡的座驾而来,端正严肃地在圣城外递上拜帖,求见大长老。

  负责看守城门的执法队不禁倍感奇怪。

  凌洪大卿不过一个诸侯国的老武侯,地位微末。而蛾龙兽皇则谁都知道,是叶凡身边的宠兽之一,强大的兽皇,紫凰宗尊贵的座上宾。这样的组合,未免古怪。

  而且这个组合,竟不是拜见宗主的,而是指名道姓,要拜见大长老,这就更奇怪了。

  不知这个组合搞什么鬼,执法队只是象征性地问询、检查了一番,就让其进入了圣城,而后带领着直奔紫凤宝殿。

  大长老也感到奇怪,但既然蛾龙兽皇如此严肃递上拜帖,他自然也要严正以待。

  最后,大长老在紫凤宝殿与蛾龙兽皇会见。

  结果,蛾龙兽皇二话不说,直接就拿出了一堆缠着大红束带的箱子、盒子,其中三样,更是小心翼翼放到了桌面上。

  “本皇是代表吾主前来下聘,欲迎娶贵宗谷心月宗主。”

  蛾龙兽皇神情严肃。

  然而,话说到一半,脸色就绷不住了,满脸笑意地望着大长老。

  见此阵仗,大长老和一干族老、新崛起的外宗高层,直接就懵了,自家宗主还没登位呢,就要被人半路截走了?

  回过神后,大长老也是明白过来了,他就说呢,叶凡这些天古古怪怪的在做些什么,原来是准备聘礼。

  可是,此事也太过突然了,让人完全没有防备啊,他到底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最关键的是,要嫁人的是宗主,这找谁当长辈?那些太上长老未必熟悉,半圣就更不用说了。

  算来算去,似乎真就只有自己算宗族长辈,能够顶替谷心月父亲的位置了,难怪直接来拜见自己,不去见宗主。哪有下聘礼直接跟女子谈的。

  大长老哭笑不得,思量了一下,让蛾龙兽皇稍等,命外宗高层和族人好好接待,他先跑了。

  找到谷心月才知道,叶凡和她在半个月前就打算好了,今日他这个长辈才知道。

  “登位大典和大婚一同进行?倒也不是不行,你是宗主,你说了算。”

  大长老没有什么意见,既然叶凡和谷心月自己都商量好了,他也没什么可说的,当好谷心月的长辈就行。

  回到宝殿里,大长老痛快地收下了众多聘礼,然后将凌洪大卿请到了偏殿去,细细商议大婚之事。

  此时他才知道,为什么凌洪大卿会和蛾龙兽皇一起过来。

  凌洪大卿出身沧蓝国,是沧蓝国皇室辈分最老的一人,叶凡是沧蓝国出身,他当年和叶凡很熟。如今叶凡大婚,他那一方没有长辈在,但有凌洪大卿,自然只能请凌洪大卿了。

  对叶凡的身世,大长老也是了解过的,父母早已不在了,那些所谓的亲戚等,关系也算不上近,朋友等倒是不少。

  可惜决定太过仓促,短时间那些人肯定是来不了了,只有一个老熟人凌洪大卿,也就只能一切从简了。

  至于凌洪大卿的资格问题,大长老也不觉得有太大问题。

  凌洪大卿是沧蓝国皇室宿老,修为虽低,但辈分很高,和叶凡是故国久人,其实也可以算半个长辈。

  最重要的是,叶凡自己和凌洪大卿都不觉得有问题,自然就没问题了。

  凌洪大卿和大长老在偏殿商议了足足大半天,直到傍晚吃完晚饭后,大长老才亲自将蛾龙兽皇与凌洪大卿送出紫凰宗山门。

  走在返回的路上,凌洪大卿都感觉今日的经历如梦似幻,太过不真实了。

  他原本只是代表沧蓝国来参加谷陆大寿,指望着能和紫凰宗缓和一下关系,别让紫凰宗惦记上沧蓝国。

  谁曾想,谷陆宗主倒台,谷心月强势登位。

  更让他没想到的是,因为时间与情况太特殊,叶凡并无什么长辈在此,他成了叶凡的长辈代表。

  这意味着,紫凰宗跟沧蓝国的关系将会变得非常密切。甚至可以说,紫凰宗成了沧蓝诸侯国的一尊大靠山也不为过。

  他更无法想象,自己今日和人族七大宗之一的紫凰宗大长老共处一殿,商议了半天其宗主的大婚事宜。

  这种事他一辈子都不敢想,而今居然成真了,此刻他走在路上都感觉像走在云端之上。

  “恐怕朝内那些老家伙一个个都要后悔的想撞墙了,哈哈,本以为这是一件苦差事,会在紫凰宗受辱。没想到居然稀里糊涂当了殷祖武皇的长辈,与紫凰宗大长老商量其宗主的婚事……”

  凌洪大卿红光满面,激动的难以自抑。

  而此事,此刻早已经传遍紫凰宗上下,更以一种极恐怖的速度向外传递,让许多人都震惊的瞠目结舌,猝不及防。

  这实在太过突然了,尤其对于紫凰宗内的人而言,更是如此。

  尽管早知道叶凡和谷心月关系非同一般,却怎么也想不到,大婚来的那么快,那么突然。

  但无论他们多么震惊、骇然、惊喜,宗主的婚事都在迅速准备着,嫁妆、嫁衣、酒席等,一切都在紧张的准备中。

  短短半个月时间,时间着实是有些过紧了,紫凰宗只能加紧步伐,飞快置办好一切。

  半月时间匆匆,转眼间,谷心月登位之日,还有和叶凡大婚之日,终于到来。

  这一日,偌大紫凰宗,喜气满山河,宗门上下欢腾一片,热闹非凡。

  各座城池与圣城,喜气洋洋,山门之内,则是一片忙碌。

  紫凤圣峰,山势雄峻恢弘,古木参天,山间奇花异草层出不穷,有诸多腰粗的古藤爬满山峰,藤萝叠绕,种种奇异花草,绽放绚烂的元气光芒,气象神圣而宏大。

  此时,旭日东升,正是辰时,时间尚早,但各势力宾客,紫凰宗高层、宗族成员等,早已经汇聚到紫凤宝殿之中。

  紫凤宝殿外,人群密集,整齐有序地列位而立。

  众多宾客等在右,紫凰宗门人在左,人人神色肃穆,目光投向紫凤宝殿外的山峰顶边缘方向。

  在那里,一座造型奇异古老,带着岁月沧桑厚重感的祭坛赫然在立,此刻绽放着迷蒙赤霞。

  祖祭坛下,族老和外宗高层分立两侧,旌旗飘摇,旗杆粗大如臂,光滑中泛着丝丝冷芒,顶端旗帜猎猎飘摇,紫底金边的旗面,上书一个古老大字,龙飞凤舞,气势磅礴:谷!

  旗面另一面则是一头浑身缭绕狂盛紫焰,气势滔滔,威严而尊贵的紫凤。

  在祖祭坛上,只有寥寥两道身影,分别是谷心月和大长老。

  大长老一身紫色长袍,胸前绣着一头匍匐云端的紫凤,精神霍烁,腰悬大长老令牌,神色庄重而威严,站在一旁。

  谷心月则是一袭白色长袍,且紫凤是绣在背后,两袖和长袍底端,是一圈圈衮边紫焰。

  长袍下,是一身紧身劲装。

  胸前高耸,蛮腰紧束起来,勾勒出曼妙绝伦的身姿。

  脚踏紫色长靴,一头秀发如男子般立起成髻,黛眉清修,令得谷心月此刻看起来英气勃发,神武非凡。

  举手投足间,谷心月散发出来的气势与压迫感,丝毫不下于谷陆,眉目英挺,远远看去,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家的俊朗少年呢。

  “紫凰先祖圣尊在上,谷氏云脉后裔心月今日登宗主之位……”

  谷心月身躯笔挺如枪,昂然而立,原本就略显清冷的声音,此刻更带着三分中性声音的磁性,朗声说道。

  紫凰宗分众多支脉宗族,各有其祖,谷心月这一脉就是“云”脉,其祖名中有“云”字,以此字立族。

  三牲凶兽、珍材宝果尽摆祭坛上,谷心月的声音清朗空明,铿锵有力,进行着“祭祖”仪式。

  这个仪式之后,便是向宾客宣告,使他们将消息带回去,这也算是宣告四方,紫凰宗正式换了主人。

  最后,就是大长老将宗主大印与令牌交予谷心月。

  到此,登位大典便算完成了。

  当然,真正算起来,要做的不少,主要是在前面的准备。

  还有就是因为大婚与登位大典在同一天,很多繁复而没必要的过程都削减了,一切从简,许多事自然就简单了起来。

  从大长老手中接过宗主大印和宗主令牌,谷心月神情肃然,宝相庄严,面向下方众人,身后,竟隐隐有凤祖虚影浮现,凰鸣声声,清冽如泉,却震动九霄,宛若从太古跨越亿万载时空降临。

  “恭贺宗主登位,执掌吾宗,紫凤圣焰,万古不灭。”

  “恭贺心月宗主登上大位,可喜可贺。”

  各种声音相继传来。

  各势力宾客莫不凛然,是被凤祖幻象所震惊,也是被谷心月此刻的英姿与气势所慑。

  众多紫凰宗门人更是垂首,不敢直视,心中涌起浓浓的敬畏之意。

  就连大长老此刻也是微微一怔,而后退后两步,双手交错垂在身前,头颅也低垂下来,以示恭敬。

  登位大典匆匆结束,接下来,就是谷心月的大婚了。

  在众多婢女的簇拥下,谷心月登空而去,回到自己的闺房中,褪去尊贵而潇洒的长袍与劲装,换上了大红嫁衣,秀发挽起成,鬓发如云,浓妆淡抹,胭脂轻染。

  转眼间,便从风流倜傥,俊俏非凡的公子哥,变成了活脱脱的绝世美人,红色的嫁衣与羊脂玉般的肌肤交相辉映,秋水为神玉为骨,美艳不可方物,让一群婢女都一阵发呆。

  被迷住了!

  外面,紫凰宗门人和各势力的宾客,也纷纷进入紫凤宝殿与周围各座殿宇楼阁中,金碧辉煌的殿宇,红意盎然,谈笑声此起彼伏,一派喜气与祥和。

  不过,让人感到有些奇怪的是,凌洪大卿和大长老都在这紫凤宝殿内,而且看着布置,似乎是打算在这里拜天地,让各方宾客有些发懵。

  脑袋懵了片刻,这些人就反应过来。

  叶凡出身太平凡,父母也都双亡,一人孤身踏武道,走到今天,但其实也许并没有什么根基,或者说,他自身就是根基。

  这么一来就好理解了,在紫凰宗的地盘上,什么宅子府邸都是笑话,说到底都是紫凰宗的,还比不上紫凰宗自家的高贵奢华。

  如此想来,应该就是在这里举办了,说是迎娶,其实都是在这里完成诸多事宜。

  “这也太寒碜了,哪有娶妻不接回自家的,还在女方家里办酒席,在这边住下。”

  有人咂舌,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暗自嘀咕道。

  “寒碜?年轻!”

  一个紫凰宗宗族年轻人听到,不由嗤笑一声,说道:“你那是不知道叶凡此人下的聘礼,别的都是小意思,虽然都是五阶珍宝材料,还有四阶的许多珍稀材料。”

  “主要还是其中三件,我只说一件,你可知我紫凰宗有一门紫凤一族神技,只有宗主和大长老有资格修炼?”

  “《紫焰凰爪》,这门战技,被叶凡书写出了绝世级符文。从来未有,绝世罕见,当世仅此一份,你觉得这其中的一份聘礼,价值几何?”

  那嘀咕的年轻人闻言直接懵了,半天没能回过神,脑海中只有七个字:五阶绝世级符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zicd.com 紫宸殿 访问有问题用新域名! ( www.zicd.com www.zichen.net www.zichen.com )

GMT+8, 2019-11-18 11:04 , Processed in 0.061641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