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icd.com 紫宸殿 访问有问题用新域名!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517|回复: 0

替天行盗 第三十三章【黄口子】(上) 石章鱼

 关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12 15:28: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为了谨慎起见,他们并没有从一开始就告诉徐老根目的地是黑虎岭,而是说去参客最常去的二道岭,那里距离黑虎岭只有三个山头。等到了那个地方再提出要求不迟,大不了临时再给徐老根增加酬劳。

  当日上午九点,趁着雪后初晴,众人整装上路,和罗猎一行骑马上山不同,徐老根的交通工具却是满洲常见的爬犁,爬犁通体木制,宽近一米,长一米三左右,上下各有一个长方梯子形木框,木框的四角由四个立柱把上下连接起来。下边梯子型木框的前边比上面的长,并且头稍微翘起来,其形如刀,这是为了防止爬犁往前面翻跟头。

  徐老根的爬犁用两条健壮的的大黄狗拖动,狗就是山村常见的土狗,虽然不是什么名贵犬种,可胜在健壮,吃苦耐劳。

  安大头见到同伴,伸着嫩红色的舌头,甩开四条小短腿向大狗跑去,还未走近,两条大黄狗就咆哮起来,吓得安大头调转身子哧溜一声钻到了瞎子的脚下,瞎子充满怜爱地将小狗抱在臂弯里,恶狠狠瞪着两条大狗道:“娘的,欺负我宝贝,信不信我吃了你们?”

  打狗还需看主人,徐老根正在一旁往爬犁上扎着东西,听到瞎子的话,毫不示弱地向瞎子望去,目光冷酷毫不退让。

  瞎子在强光下看不清对方的表情细节,可是这一切却并未逃过罗猎的眼睛,罗猎心中不由得一怔,从目光来看徐老根倒是个狠角色。

  徐老根扎好了行李,坐上爬犁,大声道:“各位大爷可跟好了,趁着天气晴好咱们进山咯!”说到这里,轮圆了手中的皮鞭,在空中打了个响鞭,如同如同炮竹炸响,清脆悦耳,鞭声久久在雪夜中回荡。两条大黄狗撒开四蹄向太阳的方向奔去。

  瞎子不屑地切了一声道:“老子还不信了,就他那八条小短腿能够跑得过我家大枣的四条大长腿!”瞎子喜欢起外号,已经把自己的坐骑命名为大枣,阿诺的那匹枣红马被他称为小枣,甚至连阿诺也被他起了个金毛的外号。常发也没能幸免,瞎子背后叫他闷葫芦,起因就是常发沉默寡言,至于麻雀能够幸免的原因是她的本名就像外号,瞎子实在不忍心给麻雀起外号,金丝雀、百灵鸟都比麻雀显得高贵,其实瞎子倒是想叫她老家贼来着,可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他知道麻雀不好惹,第一次见面就在她手下吃了苦头。

  瞎子纵马扬鞭紧随在狗拉爬犁的后面,开始的时候还能跟上,可跑了一段距离之后,大枣显然有些累了,步幅明显慢了下来,任凭瞎子怎样吆喝,安大头不停犬吠助威,仍然不停减慢了速度。

  麻雀和常发率先超过了瞎子,然后阿诺骑着小枣也超了过去。

  习惯于在前方带路的罗猎今儿却慢了下来,选择和瞎子并辔前行,瞎子因为受不了强光取出墨镜戴上,一边喘着白汽一边道:“罗猎,我真是不明白啊,这大长腿怎么跑不过小短腿。”

  罗猎笑了起来:“尺有所长,寸有所短,环境不同,它们的能耐自然不同,雪地之上这些马匹反倒发挥不出它们的所长,等到上了山,只怕都要慢下来了。”

  他的话很快就应验,进入山地之后,山势渐渐变得陡峭,众人不得不选择下来步行。

  罗猎牵着马大步赶上了徐老根,微笑道:“徐大哥,咱们距离二道岭还有多远?”

  徐老根眯起眼睛,抬头看了看树叶间隙的日头,低声道:“早呢,刚刚开始,如果一些顺利,后天晌午能够赶到二道岭。”

  麻雀在身后道:“那不是说咱们要连续两晚在山里过夜?”

  徐老根点了点头道:“翻过前面的两座山就到了黄口子,那里有座荒废的林场,里面有几间木屋,可以将就一夜。”

  麻雀已经将地图上标记的地方记得非常清楚,上面并未提到黄口子的地名,看来仅仅依靠地图是不行的。在父亲留下的笔记和地图中也没有提及黄口子这个地方,他们当年探险选择的应当是另外一条道路。常发默默来到麻雀身边,伸出手去,将缰绳接过,尽量减轻麻雀的负担。

  一行人在徐老根的带领下翻越冰雪覆盖的山岭,第一天的行程还算顺利,在下午五点的时候已经抵达了预定的地点。

  黄口子过去是一座林场,曾经在光绪年间兴盛一时,不过任何事物都存在着兴极必衰的道理,随着放排的青龙溪的断流干涸,林场变得运输不便,如今的黄口子已经彻底荒废,偌大的林场空无一人,只剩下十多间木屋伫立旷野之中,忍受着风雪煎熬,记忆着岁月变迁。

  徐老根对这里的情况非常熟悉,指了指那些木屋道:“我六月份还在这里住过,你们挑选干净的房间住下,每间木屋里面都有火盆子,晚上可以取暖,不过大家都要小心,万一不小心将房子烧了麻烦就大了。”

  罗猎点了点头道:“徐大哥辛苦了!”

  徐老根挤出一丝难得的笑容,然后拎起爬犁上的行李走入东南角的一座木屋,那木屋的位置在十多个木屋中最高,几乎可以将林场住宿区的情况一览无遗。

  罗猎让安翟和阿诺两人逐一将每间木屋检查了一遍,自己则和常发一起去林场四周巡视,周围除了他们的脚印之外并无其他的人类和兽类的痕迹,等他们回到落脚地,发现徐老根已经在正中空旷的位置生起篝火,林场的木材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罗猎心中却感到有些不妥,在这里生起篝火太容易暴露目标,不过他转念一想,林场之中自然要寻找空旷地带,而且这周围寂静无人,应该没那么多意外。山里的情况徐老根要比他们清楚得多,他既然这样做就应该没有问题。

  徐老根分别利用两根圆木相互支撑,做成了两个支架,正中横上一根圆木,将铁锅用铁丝吊在圆木上,一个简易的吊烧锅就已经完成。他们从天福客栈中带了不少的干粮出来,菜肴已经冻硬,可以储存多天不会变质,现在需要做得无非是简单加热一下。

  众人饿了一天,闻到饭菜的香气全都围了上来。瞎子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咕嘟咽了口口水道:“还真是香气四溢啊,把我肚子里的馋虫都勾起来了。”

  徐老根的反应却极其冷漠:“还是狗肉香,你想不想吃狗肉啊?”

  瞎子看了看蜷曲在火堆旁取暖的两条大黄狗,马上明白徐老根仍然在记恨着自己出发时说得那句话,嘿嘿笑道:“我不吃狗肉,开玩笑的。”

  “我吃!”徐老根冷笑了一声,从加热好的饭菜盛了一碗,端着饭去了自己的木屋内。

  瞎子怔怔望着徐老根的背影,禁不住呸了一声道:“丫就是一个带路的,牛逼什么?”

  罗猎道:“大家赶紧吃饭,早点儿休息。”虽然请了徐老根做向导,常发对饮食始终非常留意,每次吃饭总是先丢一些让安大头先吃,瞎子对常发的行为非常反对,他对安大头的爱出自真心,宁愿自己先行尝试,不过他们在饮食上的把关很严,他们所带来的食物都和徐老根分开,对方根本没有接触到的机会。

  阿诺无酒不欢,拿出酒壶喝了一口递给罗猎,罗猎摇了摇头,瞎子接了过去,连灌了几口,这两天他和阿诺倒是投缘。

  罗猎留意到刚才蜷曲在篝火旁烤火的两条大黄狗也跟着徐老根一起走了,麻雀来到他的身边,小声道:“徐老根的脾气好大啊!”

  罗猎道:“谁都有些脾气,大家赶紧吃饭,阿诺!瞎子,你们少喝点儿,晚上还得值夜呢。”进入山区之后,就进入各方土匪的活动范围,务必要小心为上。

  瞎子叫苦不迭道:“荒山野岭的哪会有人来?值个屁夜啊!”阿诺也跟着点头。

  常发道:“罗先生,今晚我来吧!”

  罗猎道:“还是咱们轮值吧,你上半夜,下半夜我替你。”

  “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zicd.com 紫宸殿 访问有问题用新域名! ( www.zicd.com www.zichen.net www.zichen.com )

GMT+8, 2019-11-18 11:02 , Processed in 0.065954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