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icd.com 紫宸殿 访问有问题用新域名!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346|回复: 0

怒瀚 二七一章:思如流水,军似狂涛 新兵扛老枪

 关闭 [复制链接]

8129

主题

0

好友

27万

积分

紫殿麒麟使

Rank: 90Rank: 90Rank: 90Rank: 90Rank: 90Rank: 90Rank: 90Rank: 90Rank: 90

超级版主 更新大师 紫殿公爵 精华之王 终身成就

发表于 2017-5-12 20:39:27 |显示全部楼层
夜幕降临,灯火明亮,牛犇独自坐在岸边,听着湖水拍打的声音,思维沉浸在与“核弹”有关的思索当中。

    幽暗自远方涌到身前,沉重的静谧碾压过来,使得牛犇感受不到身后的喧嚣。队员们正忙把设备移到岸边,组装小艇以便运送大家、和用于建立通讯基站的相关物质,耳边时常听到小托马斯的吆喝,哥哥大托马斯带着冷彬正准备晚餐,小狐狸精偶尔帮忙,结果总是越帮越忙。

    “大小姐,您就别给我添乱了,有这功夫,不如去陪......啰,牛大。”

    “谁要去陪他。”

    小狐狸精扭头朝湖边看一眼,很快转了回来。

    “整天崩着个脸,好像全世界的事情需都他一个人做。”

    “是有点怪。以前那么多大事,牛大都不像今天这样。”大托马斯点头。“看来这次真的很麻烦。”

    与弟弟混不吝的样子截然不同,大托马斯性情敦厚,处事稳重,加上资历老,在这支队伍里一直扮演老大哥的角色。对小狐狸精的心思,大托马斯比较了解、当然这是与其他人相比,一帮莽汉当中比较出来的细心娘子。

    “男人考虑大事的时候喜欢安静,其实心里想要人陪。”

    抬头看看牛犇的背影,大托马斯嘀咕两句,“对了芳芳,以前也没见着你抱怨。”

    “以前是以前,现在......”迟疑半响,小狐狸精默默叹了口气。

    那日表明心迹后,小狐狸精莫名变得矜持起来,与牛犇不像之前那样亲近。大托马斯不知道这些事情,纵然知道,也不明白原因。

    爱情,女孩的心思......即便是最豪放的女性,全心付出后也会想要回报,至少是回应。小狐狸精自不能例外,然而牛犇那边......看起来依然如故,仿佛那夜什么都没发生过。

    “是块木头也有开窍的时候......真是的。”

    怀春少女满腹忧思,与大托马斯拉扯几句不咸不淡的话,正说着,忽听一阵欢呼传来,两人借着火光看过去,原来是冷彬与小齐自黑暗中归来,肩膀搭着几条肥嘟嘟的野兔。

    “有肉吃了!”

    “炖汤,炖汤!”

    “不对,烤了吃才香。”

    连日行军,吃的是饼干,喝的是能量液,众人早就厌到不行,这会儿总算可以开开荤。不等两人走到,几条壮汉眉开眼笑的迎上去接过来猎物,齐齐动手打理。火光映照下,小齐炫耀着自己黑暗中寻找猎物的本事,不忘对冷彬的恐怖听力加以描绘,于是大家欢笑,有人把以往发生在冷彬身上的故事添油加醋说上一通,惹来更多惊叹。

    烤肉的香气弥漫开,欢快的气息随之荡漾,为寂静的天池岸边增添许多生气。换成以往,小狐狸精定会第一个过去,嗓门比谁都亮。今天望着那一张张笑脸,她却莫名觉得没了心情,宁可陪着大托马斯捣鼓那些钢铁食具。

    “就知道吃。”

    “民以食为天。”

    大托马斯念着名言,放下手里的活计坐下来,庞大的身躯仿佛小山般,遮挡着小狐狸精的身形。

    “不管干什么,不管遇见多大问题,首先要做的还是吃饱,尽量吃好。”

    扭头看着那帮兄弟,听着喧嚣与欢笑,大托马斯粗豪的面孔上浮现出与身形不相符合的温情。

    “三千米以内,有响动的地方,彬仔闭着眼睛一打一个准儿,从不失误。”

    “真的假的?能不能表演一下......”

    “来一个!来一个!”

    “......我给芳芳姐送点。”

    集体中生活快一年,冷彬孤僻的性子有了很大改变,与小狐狸精尤其亲近。但他还是不习惯被这么多人赞美,借送兔肉的机会,摆脱纠缠走到大托马斯这边。

    “姐......”

    “这么点?”小狐狸精被香气诱得食指大动,脸色却不怎么好看。

    托着肉块的手僵在半空,冷彬有些尴尬地看看大托马斯。

    “马哥......”

    “给芳芳,我不用。”

    满共几条野兔,哪经得起这么多张嘴,大托马斯豪气挥手,喉结抑制不住上下蠕动。

    “和那帮兔崽子说说,别都啃光了,替牛大留点。”

    “哦。”冷彬答应着,转身要走。

    “算了,满共只有几两肉,让他们吃吧。”

    拦住冷彬,小狐狸精犹豫地朝湖边看了一眼,这才说道:“我不吃了,把这些送过去给他。”

    “呃?”枪法再好也只是少年,冷彬无所适从。

    “那成,芳芳送过去。”

    大托马斯抢过来肉块塞到小狐狸精手里,顺势推了她一把。

    “赶紧去吧,趁热吃味道才好。”

    顺手一推的力量有些大,小狐狸精踉跄几步险些不能站稳,回头恼火地瞪了大托马斯一眼,埋怨两句,最终还是踮起脚,朝牛犇所在的方向行去。

    “回头和你算账。”

    “哎。”大托马斯乐呵呵回应。

    “发生什么事情了?芳芳姐好像不太高兴。”冷彬的声音有些担忧。

    “小情人闹别扭,能有什么事。别管他们......送走这位姑奶奶,咱们也该干点正事。”

    “什么正事?”冷彬莫名其妙。

    “吃肉。那可是你的猎物。”

    站起来拍拍**上的灰,大托马斯活动手脚,俨然一副上阵冲杀的架势。扭头发现冷彬傻乎乎站在原地,顿时虎起脸,一把拉着他朝欢乐的中心处跑。

    “还楞着干吗?去抢啊!”

    ......

    ......

    少女特有的体香比食物的香气更早传来,牛犇转回头,望着脚步迟疑、似在犹豫要不要做出生气样子的小狐狸,笑了笑。

    “怎么不和大家一起?”

    “没心情。”

    小狐狸知道这个笑脸专为自己而发,依旧嘟着嘴,她走过去,把手里的食物重重放到到牛犇身边。

    “彬仔总记着你,给。”

    说罢作势转身,却被牛犇拉住手,没怎么用力就拽到身边,顺势揽住腰身。

    “别走。和我说说话。”

    些许不快随着这个拥抱的举动被风吹散,小狐狸精轻轻挣了两下,身体却不由自主地软了下来。她在心里暗骂自己不争气,索性把脑袋埋到牛犇怀里,感受着特有的温暖气息。

    所有与牛犇接近的人都有相同的感受,他身上的气息很好闻,特别能让人安心。某种角度讲,这使得牛犇自然而然地成为核心,当然,假如没有过往那么多事件,这顶多让他为大家所喜,到不了爱戴的程度。因为亲密,小狐狸知道牛犇修炼着一种特殊的气,并且跟着学,然而无论怎样努力,终归比不上源头,那种清新与可依赖的感觉令人无法抗拒,不仅仅是她,还包括周围的人。有时私下里想,小狐狸精怀疑自己是不是被下了某种魔法,若不然,怎么会打一架就情有独钟?

    说起来,一见钟情其实是女孩的最大梦想,追求自己喜欢的,原本就是自己的个性。

    开机甲如此,爱情......同样如此。

    这就是命啊!

    把软弱归咎与命运是很容易找到的借口,小狐狸放弃抵抗,才发现牛犇身上的那股气息比以往更加浓郁,而且纯粹。

    这家伙又进步了!

    小狐狸有些恼火地想着,却又有些暗喜。

    深秋湖畔,带着湿气的微风已有清寒,被温暖的气息包围中,连日行军带来的疲惫不知不觉化做倦意,小狐狸精把脑袋在牛犇胸口蹭蹭,打算找个更舒服的位置眯个小觉。

    “今天月亮不错。”

    牛犇轻轻开口,听起来像是情话。

    “嗯。”

    小狐狸精皱皱鼻子,暗想这人真够笨的,本小姐在军校的时候,哪天不收三封情书都叫不正常,随便拿出一份都能放到杂志上发表。

    大概意识到自己不擅长这些,牛犇自己叹了口气,轻声道:“刚刚我想明白一些事情,想和你说说。”

    哦?

    怀中少女明显顿了下,小狐狸身体绷紧,心里猜测着下面的内容。

    终于要摊牌了吗?呃,摊牌这个词既不合适也不吉利,应该是......

    牛犇说道:“在索沃尔,有人和我说起一个词,代表着一类人。名为:天启者。”

    什么什么?

    天启者?那是什么东东?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

    反正不是表白。

    失望兼有些懊恼,同时还觉得有些羞耻,小狐狸顶了顶脑袋,结果被误会。牛犇以为她躺的姿态不舒服,随改用双手将其正面环抱,大半个身体沉入怀中。

    对某些人来说,行动比言辞更具有意义,以往牛犇从来没有这样主动,于是理所当然被小狐狸理解为示爱......当然,如果能说出来就更好了。

    罢了罢了,对这种笨人不能追求完美。

    心里想着,小狐狸蜷起腿,娇小的身躯彻底揉入,嘴里嘟囔着。

    “什么叫天启者?”

    “没有具体定义,可以理解为有突出天赋的人......简单点讲就是特异功能。”

    “变种人?!”小狐狸惊叹,略有取笑的意思。

    “也可以这么讲。”

    牛犇认真地解释道:“据说这个事情关系到人类进化,很多国家和机构进行秘密研究,试图找到、并且掌握其规律。我们所知道的基因改造就是其中一类。”

    “基因改造是禁术。”小狐狸精说道。

    “是禁术,但不可能真正禁止。”牛犇说道:“基因人的力量强大,相信我,即使最坚定的反对者,坐上当权者的位置就会改变立场,投入力量研究。即使在普通人当中,如果问问有成为基因人的机会,也会选择冒险。”

    “什么人类进化,还不是为了得到力量。”小狐狸插了句。

    “目前来说是的。但也不能否认,相比于宇宙,人类目前的身体结构几乎注定了存在局限。最简单地比如寿命......星际航行太耗时间,如果没有跳跃点,没有跃迁技术,从联邦首都飞到蓬莱就需要十多年。这还只是联邦,放到托马斯星域,最快的飞船一辈子都飞不完。再放大到外面,到宇宙......”

    “可是有跳跃点啊?”

    “不是每个地方都有。宇宙无边无际,随便找片星云,距离得用亿万光年才能衡量。人类的欲望决定了探索和征服的脚步不会停止,既然发现问题,就必须找到相应的解决办法。”

    “什么办法?”话题太大,小狐狸精其实没多大兴趣,语气懒懒。

    “两个方向。”牛犇的态度依然认真,“其一是人工制造星际跃迁,再就是人类自身,身体要更强,寿命要更长久,最好能像超人那样......没有极限。”

    稍顿,牛犇继续说道:“目前来说,第一项目标遥不可及,改造研究倒是取得了一些成效。据那人讲,一些国家和机构已经能够、并且正在制造基因人,能力比普通人强出太多。”

    这番话并未完全讲透,牛犇亲眼见过基因人并与之长期相处,体会不是小狐狸所能比。

    “我们这样的普通人要淘汰了。”小狐狸精感慨道。

    “那倒不是。”牛犇纠正道:“基因改造存在很大问题,不仅选择上没有被证明科学的合理标准,而且成功率低得可怕,失败者要么死掉,要么变成畸形生物。因为人伦方面的问题,这项技术被禁止。将来即便技术完善了,而且允许了,人类也会形成金字塔结构,只有极少数才有可能。”

    “所以更应该禁止。”小狐狸精睡意全无,愤怒说道:“力量的差异必然带来阶层的变化,到那时,普通人那就成了被欺压、甚至奴役的对象。”

    听了这番义正辞严的话,牛犇沉默下来,很久才说道:“或许吧。但那未必就是错。”

    “立场差异?”小狐狸精试着理解。

    “还有整体观念。”牛犇说道:“普通人与改造人的比例变化必然带来一系列问题。现在看来理所当然的事情,将来未必符合实际。重要的是人类确有这种需求,目前还不是太明显,等将来人口更多、资源紧张,必须向外扩张的时候,自身改造会成为必然。进而带来人种地位发生变动,包括人类理念,社会制度等等,都要发生变化。”

    当今这个时代,即便基因改造完全放开,十万人当中也未必能造就出一个有超级能力的改造战士,因而在整体上不会影响到人类平衡。等到将来技术成熟,基因人的数量不断增加,人类拓展空间的需求又变得迫切时,其影响才会真切而且具体的显现出来。正如小狐狸、以及大多数人所担心的,力量的巨大差异势必改变社会结构,人类或许会要被迫面对一个比世界大战更麻烦、更恐怖的难关。

    “人类一直在追求公平,这可以看成人性集合之后的必然产物。历史上的重大社会变革源于两大根本动力,首先就是这种集合人性,其次才是技术进步。几千年过去了,绝对的公平始终没有实现,看起来公平这个词只具有相对意义,难以通过制度实现。”

    “比如有的人天生富贵,有的人天赋很高,有人就是有好运气......不是说刻苦与努力不重要,起%点的差异无容否认。因而在公平的认知上,不能注重、或者说不能只注重物质、地位乃至成就上的差异,而是相对的精神体验。”

    黑暗中,牛犇一边思索一边讲着,仿佛在说给自己听、或者只是为了说服自己。很明显,他对所讲的内容有过深入细致的思考,说出来的态度极为谨慎,用词都精挑细选。

    “虽然公平一直没有实现,人类社会也没有因为不公而崩塌,相反一直在进步,整体上变得越来越好。那么将来,在面临进化的问题的时候,或许也有足够的智慧去解决。”

    “我明白的。”

    小狐狸能够理解这番话的意思,不禁要警惕起来:“那人为什么和你说这些?难道是想说服你支持基因改造?”

    牛犇没有直接回答,说道:“那人和我讲了天启者的概念,和一些别的东西。这些东西一部分是我自己想的,研究了一些资料,还有牛二的意见。”

    小狐狸越发担心,从怀里抬头盯着牛犇问:“研究这个干什么?不会是被那人说服了吧?”

    牛犇认真摇了摇头,如念誓词般坚定说道:“我永远都不会支持基因改造。”

    “那我就放心了。”小狐狸知道这个男人的性格,立马对这个关乎人类未来的话题变得兴趣缺缺,重新埋头享受温暖。

    “但我不能回避,也回避不了。”

    牛犇的话再度提起小狐狸的兴致,准确地讲是担忧:“因为那人讲,我就是天启者,冷彬也是。”

    “什么意思?”

    “我们没有经过基因改造,但是拥有了普通人无法拥有的强大能力。所以叫天启者。”

    “然后呢?”小狐狸发挥想象,诧异道:“那人就在搞这方面研究,想拉你入伙?”

    “有这方面意思。”

    牛犇没有否认,继而解释道:“而且据他讲,天启者是基因改造的最佳研究对象。”

    “啊?!”小狐狸瞬间理解了这句话,猛地将牛犇抓紧:“是不是那些国家啊、机构啊,研究基因改造的那些家伙,都想抓你们做小白鼠?”

    “是啊......不是你想的那样。”

    凭借远超常人的视觉,牛犇发现小狐狸俏脸煞白,忙丢掉逗弄的心思宽慰道:“这种研究需要主动配合,换句话说是自愿。再说我也不是那么好抓,放心。”

    小狐狸有些不信,说道:“为什么呢?威胁利诱,逼着干难道不行?”

    牛犇回答道:“看起来是的,不然他不会那么费劲地和我讲道理,还特意提到基因改造中被证明的一条原则。”

    “什么原则?”

    “情绪。改造者的情绪和成功率有直接关联,抵触情绪会导致失败的可能大大增加。关于这点,目前只是被证明,但弄不清原因。”

    说到这里,牛犇回忆起训练营的往事,当年那个胖子虽然狡诈残暴,但在师弟师妹眼里,那是手段都是因为训练需要,虽时有怨言,内心其实是赞同的。就好像新兵刚开始训练,常被教官整得哭爹喊娘,恨不得将其一刀捅死;然而等到训练完结,练得狠的教官却被感激,相反那些放水敷衍的人被真正记恨,埋怨一辈子。类似道理,直到最后的毕业考试之前,胖子在大家心里都只是个严格的教官,而非十恶不赦。这里面也包括牛犇,虽然他要防范胖子,原因却不是因为训练中吃的苦。

    如今想起来,不知道是不是胖子有意为之,避免让大家产生抵触。可是话说回来,师弟师妹的改造应该是在进入训练营之前,为何还要在意这些?

    再或者,训练营本身就是一场试验?

    心里在想,牛犇继续说道:“另外,天启者顶多是被研究,而不是进行基因改造。当然他的话提醒了我,会小心。”

    “哦......好在你总在军队里待着。要注意,身边尽量多带人。”

    拖长的尾音代表着心里并不能完全放松,小狐狸想了想,悄声问:“牛犇啊,大家都觉得你太低调,不争名利,我也这么觉得。你是不是怕联邦也在进行这类研究,最后弄到你头上?”

    “应该没有。”牛犇知道她担心什么,随后补充道:“纵有也轮不到我。”

    “为什么?”

    “因为我有......底牌。”

    “底牌?”牛犇不肯明说,小狐狸并不刨根问底,只是问:“可靠吗?”

    “绝对可靠。”牛犇加强语气说道:“现在比以往更可靠。”

    “那就好。”

    既然担心是多余,小狐狸不再多问,一边暗喜心上人把最大的秘密告知自己,其中意义不言而喻,一边又在心里寻思着,今后要跟得更牢,别不小心让自己的男人被人拐到实验室里切片。

    “原来你一直在想这些,我还以为......牛牛,你怎么突然想和我说这些。”

    “因为......”牛犇深吸一口气,打算解释。

    “算了,不想听。”

    问出来便有些后悔,更怕听到什么合乎道理逻辑的解释,小狐狸缩头回到温暖的怀抱,想起这些日的不满和抱怨,不禁有些羞愧,于是她把双臂抱紧了些,并找来理由为自己开脱。

    “是我想错了,以为你在考虑打仗。想想也是,打仗是大家的事情,怎么不和人家商量。”

    “我是在考虑战局。”

    牛犇的回答出乎意料,不等追问接下去说道:“那个装置可能与核有关。如果是真的,有理由担心这次演习会不会演变、或者原本就是一次精心设计的局,成为实战。”

    这些问题,私底下众人讨论过多次,类似担心不少。

    牛犇继续说道:“如果是局,姬鹏帝国势必倾尽全力,他们连核装置都敢用,别的手段也不会藏着,比如基因改造战士。”

    声音变得沉重,牛犇缓缓说道:“据我掌握的情况,姬鹏帝国在蓝色海建有基因改造基地,似乎颇有成效。当初那个山本武道,我怀疑他进行过改造。”

    关于这点,小狐狸知道一些,马上问出来:“屠夫对你讲的?”

    牛犇回应道:“还有别的途径。可惜没有真材实据,不让倒可以交给艾薇儿,一定可以让她变成联邦头牌。”

    刻意玩笑的话没能取得应有效果,小狐狸疑惑问道:“基因战士到底多厉害?”

    “......很厉害。”牛犇只能这样回应。

    “比机甲更厉害?”

    “那怎么能比。”牛犇失笑,稍后收敛神情道:“基因战士拥有特殊能力,但是毕竟数量少,而且珍贵,正面战场用处不大。怕只怕用于特种作战,潜入后方......祸患无穷。”

    “比如彬仔这样,潜伏暗杀对方重要将领......”

    想到冷彬的超强天赋,再想到有一群各式各样有特殊能力的对手,小狐狸神情凝重:“那怎么办?”

    牛犇苦笑道:“希望总部对那个装置的分析已经有结果。至于我们,首先当然是汇报,把这边的发现和推测报告上去。”

    “所以要尽快建立联络基站,恢复通讯。”

    “对。”

    “那还等什么。我去催他们,赶紧弄好了出发。”小狐狸猛地站起来,身体晃了晃,又摔回到牛犇怀里。

    牛犇及时伸出手去扶,不小心托住一团风软,微颤。

    “躺久了,站都站不稳。”

    有些奇怪且有些羞耻,小狐狸再次起身准备逃离魔爪,眼角余光却忍不住去看牛犇的脸。

    黑暗中看得不够真切,但可肯定,牛犇的脸没有变红,更没有尴尬和不好意思。

    “真是的......占了便宜都没点表示。”

    心里恼火,小狐狸的身体又一次晃动。

    “怎么回事?”

    一次是偶然,两次就有些不同寻常,小狐狸抬头去看,黑漆漆莽莽群山边缘,似乎隐藏着无数怪兽。这时她注意到牛犇神色凝重,已转过身,视线投向一侧远方。

    “不对劲儿。”牛犇显然发现更多。

    “师座!”呼唤声传来,小托马斯从未有过的匆忙朝这边奔跑。“兽群,彬仔说有兽群。”

    “不是兽群。”

    听力出众但不及冷彬,但这次,牛犇极为坚定的否定其判断。

    “是军队,而且是大批机甲部队。”

    数十公里外,漫漫钢铁洪流放望无际,铺天盖地一般。星空下,无数冰冷的身躯将星辉与月光发射反射出来,夜空都比之前照亮。

    紧贴横断山,身畔就是天池,万顷银波,相形失色。
一切重新开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Archiver|手机版|zicd.com 紫宸殿 访问有问题用新域名! ( www.zicd.com www.zichen.net www.zichen.com 

GMT+8, 2019-7-23 21:33 , Processed in 0.081850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