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icd.com 紫宸殿 访问有问题用新域名!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236|回复: 0

替天行盗 第三十四章【北风烈】(上) 石章鱼

 关闭 [复制链接]

8129

主题

0

好友

27万

积分

紫殿麒麟使

Rank: 90Rank: 90Rank: 90Rank: 90Rank: 90Rank: 90Rank: 90Rank: 90Rank: 90

超级版主 更新大师 紫殿公爵 精华之王 终身成就

发表于 2017-5-13 12:31:08 |显示全部楼层
此时隐藏在暗处的敌人也暂时停下了攻击,他们显然在守株待兔,在他们看来只要木屋的火势燃烧起来,里面的人自然要向外冲出,到时候他们就可以肆无忌惮地射杀这些失去隐蔽的目标。

  罗猎低声道:“你掩护我,必须要干掉暗处的敌人。”他的目光望着南方,施放暗箭的敌人应该藏在那个位置,另外还有弓箭手藏身在西北和东北的山坡上,呈三角阵型将整个黄口子林场控制住,对方居高临下且藏身在密林深处,更何况敌暗我明,目前来看最少有三名弓箭手在附近高地埋伏,想要同时将他们除去简直难于登天。

  麻雀担心道:“敌暗我明,现在冲出去等于主动送死,我们逃不过他们的眼睛。”

  罗猎看着不远处的木屋,火势比起刚才已经大了许多,用不了多久浓烟和烈焰就会逼迫里面的人不顾一切地逃出来。他抿了抿嘴唇,下定了决心:“你开枪掩护我,我从暗处靠近西北侧的山林,只要除掉一侧潜伏的敌人,就可以打开一条逃生之路。就算干不掉他们,也能够转移他们的注意力,为大家创造逃生的机会。”

  麻雀点了点头,低声道:“你小心一些。”

  罗猎已经猫着腰向西北坡地潜行而去,麻雀朝着西北方向又开了一枪,然后迅速转移到右侧的一棵大树后,马上就有一支羽箭还击而来,射中了麻雀用来藏身的树干。麻雀藏身在树后连续开枪,因为只能判断对方的大概方位,麻雀的射击并没有任何的杀伤力,连续射击五枪之后她再度改变了隐蔽地点,看到罗猎的身影已经消失在树林之中,一颗心稍稍放了下来,只要罗猎进入树林,他就变得安全了许多,密密麻麻的树木会为他提供天然的隐蔽。

  瞎子也跟阿诺一样趴在了地面上,双手捂着嘴巴,火箭引燃了木屋,烟已经从门缝中弥散了进来,他低声道:“金毛,快想办法,这样下去咱们要被熏死了。”心中暗暗叫苦,早知如此就应当把麻雀的猪头面具戴上。小狗安大头瑟缩在他的身边,惶恐呜鸣着。

  阿诺道:“烟雾对咱们也能够起到掩护作用……咳咳……再忍忍,等会儿咱们冲出去,还好他们没枪……咳咳……”

  常发所在的木屋房门再度打开,从里面飞出了一个灰影,马上就有羽箭射中目标,目标落地其实是一床捆扎包裹成人形的棉被,说时迟那时快,常发已经趁着这千载难逢的良机从房间内冲了出来,原地一个翻滚已经逃到了一堆约有两米高的圆木堆后面,对方意识到是障眼法的时候已经晚了,常发成功脱困,利用圆木的掩护,双枪瞄准南方的树林轮番射击,毛瑟枪迅猛的火力暂时压制住了对方的进攻。

  麻雀在另外一边配合罗猎继续吸引西北角的敌人。

  瞎子和阿诺听到外面枪声不断,两人也无法继续忍受木屋里面的烟熏火燎,瞎子道:“你先走我断后,咱们冲出去!”

  阿诺点了点头,瞎子站起身来,先是退了几步,准备鼓足勇气冲出去,可方才迈了一步,脚下的地板喀嚓就被他踩了个破洞,瞎子的一条大腿整个陷了进去,叫苦不迭的同时又惊喜万分,这真是个意外地发现,木屋其实是建在架空层上面的,这是为了隔绝地面潮气,这木屋荒废已经有很长时间了,地面的木板早已腐朽,哪禁得住瞎子这么折腾。阿诺也是又惊又喜,先将瞎子拖了上来,然后两人合力将地板三下五除给撬开了一个大洞,小狗安大头率先从洞口钻了出去,跳到了下面,然后汪汪直叫,瞎子和阿诺也从洞口先后爬了下去。

  两人从木屋中逃出之后,那木屋就熊熊燃烧起来,看到不远处麻雀潜伏在那里,瞎子低声叫道:“麻雀!”

  麻雀转过身,她虽然看不清来人的面貌,可是从声音还是能分辨出身后的应该是瞎子,连放了几枪吸引对方的注意力,瞎子和阿诺两人趁机来到她身边会合,对方的攻击明显减弱,暗藏在林中的射手并没有料到瞎子和阿诺已经从木屋下方离开,仍然将注意力集中在那燃烧的木屋之上。

  瞎子最关心的还是罗猎,看到罗猎不在附近,压低声音道:“罗猎呢?”

  麻雀指了指西北角,小声道:“他去清除障碍了,咱们目前只有那条退路。”

  瞎子叹了口气:“就知道逞英雄!”

  麻雀替罗猎不平道:“他还不是为了大家冒险,你怎么不敢去?”

  瞎子嘿嘿笑道:“人很多时候不仅仅要靠勇气,还要靠智慧。”说话的时候配合地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他从阿诺那里要来了望远镜,悄悄观望了一下林中的动静,看了一会儿低声道:“你们两个同时从两侧开火,吸引他们反击。”

  两人都知道瞎子拥有夜间视物的能力,却不知道他在夜间的视力远远超过白昼,两人准备开枪的时候,另外一侧躲在圆木后方的常发却率先开枪,常发开枪的目的一是为了震慑对手,而是向同伴通报自己的位置,他刚一开枪,林中就接连射出两支羽箭。

  瞎子等待得就是这一时刻,他瞬间就已经锁定了南侧敌人的藏身之处,以手指向林中的方位,示意麻雀和阿诺两人同时朝着这个方向开枪,麻雀和阿诺将信将疑,抱着试试看的态度两人同时扣动扳机,密集的子弹射向瞎子所指的位置。

  瞎子的指向虽然不是绝对精确,可是麻雀和阿诺的火力已经覆盖了目标方圆三米左右的范围,只听到林中传来一声惨叫,然后听到树木折断的声音,应当是有人从树上坠落,中途还砸断了树枝。

  罗猎深入密林之中,藏身在一棵合抱粗的大树之后,从地上捡起一段枯枝,向右前方扔了过去,枯枝砸在树干之上发出空的一声,紧接着从斜上方一支羽箭追风逐电般射了过去,正中刚才的撞击出,罗猎悄悄探身观望,箭杆犹自在树干之上颤抖不停,从箭杆的指向,可以初步判断出对方的藏身所在,从弓弦发射的声音,他可以粗略判断出对方和自己的距离。

  他蹑手蹑脚向右侧绕行,利用树木的隐蔽,确保不被对手发现行踪,悄悄绕行到了那射手身后,借着雪光的映照望去,可以看到在自己左前方四十五度角的地方,距离约有十米左右的大树之上,有一个黑色的人影正站在枝丫之上,那人一身黑色棉衣,手中长弓拉得滚圆,镞尖在夜色中闪烁着寒光,他正在小心寻找着目标。

  罗猎摇了摇头,从腰间抽出一柄飞刀,突然叫了一声:“嗨!”

  树上的射手听到声音慌忙转过身来,他反应也算迅速,在转身之时已经向发声处射出一箭。

  罗猎发声的同时飞刀已经出手,凛冽的刀光化成一道惊鸿,穿透夜色,刀声响彻夜空之时,刀光已经没入射手的右腿内,他惨叫一声从树上跌落。罗猎身体一偏,左手稳稳抓住向他射来的羽箭,宛如猎豹一般向前方扑去,不等那箭手从雪地上爬起,将羽箭向上一抛,于空中掉转方向,再度抓住箭杆,狠狠插入对方的右手之中,镞尖穿透对方的手掌,将之牢牢钉在雪地之上。

  那箭手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他的左手想去摸腰间的开山刀,却被罗猎一脚踏住动弹不得。

  外面向来数声枪响,麻雀和瞎子循声前来相助,他们赶到的时候,这边胜负已分,常发和阿诺分别在林边警戒,虽然他们可能干掉了潜伏在正南方的射手,罗猎也制住了西北方的射手,但是东北方高地仍然有敌人潜伏,不过现在所有成员已经进入林中,而且清除了两个方向的敌人,破去了对方的合围,暂时脱离了险境。

  瞎子捡起地上的开山刀走过去,照着那箭手的脸扇了过去,虽然不是直接砍过去,可刀身打脸啪啪作响,出手极重,瞎子怒道:“老实交代,什么人派你来的?”

  那人先是被罗猎飞刀射中,然后失足从树上跌落,原本只剩了半条命,右手又被罗猎扎穿,可谓是惨到了极点,见到自己落入对方的包围圈中,吓得魂飞魄散,惨叫道:“好汉饶命,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是徐老根安排我们在这里埋伏,他说有肥羊经过……”

  瞎子听到果然是徐老根勾结土匪意图谋财害命,心中不由火起,抬脚照着那土匪裆下就是狠狠一脚,踢得那土匪哭爹叫娘。

  罗猎制止了瞎子继续施虐,沉声道:“你们一共有几个人?徐老根在不在其中?”

  那箭手此时已经完全崩溃,涕泪之下道:“三个,包括徐老根一共只有三个……”

  罗猎听说对方只有三个人稍稍放下心来,眼前他们活捉了一个,瞎子他们也击中了隐藏在正南方的对手,从刚才听到的动静来看,那人就算没死也受了重伤,也就是说目前只剩下一名还有战斗力的对手。他又问道:“你们是哪个山头的?”

  那箭手道:“天脉峰连云寨……”
一切重新开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Archiver|手机版|zicd.com 紫宸殿 访问有问题用新域名! ( www.zicd.com www.zichen.net www.zichen.com 

GMT+8, 2019-7-23 07:16 , Processed in 0.040803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