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icd.com 紫宸殿 访问有问题用新域名!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811|回复: 0

公子千秋 第六百九十九章 尔虞我诈 府天

[复制链接]

8121

主题

0

好友

27万

积分

紫殿麒麟使

Rank: 90Rank: 90Rank: 90Rank: 90Rank: 90Rank: 90Rank: 90Rank: 90Rank: 90

超级版主 更新大师 紫殿公爵 精华之王 终身成就

发表于 2018-4-15 14:36:49 |显示全部楼层
小胖子一直都是一个情绪化的人。这些天在人前他虽说勉强还算把持得住,言行举止甚至让很多人扭转了从前因为传闻而对他的恶劣印象,并不代表他就真的就是一个处变不惊,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人。

    就好比此时,哪怕他曾经幻想过萧敬先是自己的舅舅,后来种种迹象流露出来,萧敬先似乎真的是他嫡亲舅舅,他也对此很高兴,可是,在康乐如此直言不讳的言词下,他仍然是大惊失色,心乱如麻,到最后不得不用力捶向扶手,用咆哮声来掩饰他心中的慌乱。

    “你胡言乱语什么!”在怒吼过一句之后,小胖子这才渐渐冷静了下来,当下故作镇定地嗤笑道,“孤一直都和晋王颇为亲近,此次更是和晋王一同来霸州的,晋王见到孤的时候一切反应如常,从来没听他说孤和他姐姐有什么相似之处!”

    事实上,就在他曾经对萧敬先吐露心扉,说是希望有个舅舅的时候,萧敬先也没有流露出什么可疑的反应,足可见面前这个女人根本就是在说谎!

    在小胖子那愤怒的目光瞪视下,康乐先是沉默了一会儿,随即便突然笑了起来:“原来如此,就是因为晋王殿下见到吴太子时从来没有异样的反应,所以吴太子不相信我的话?晋王殿下之所以不识人,原因很简单,因为吴太子神似他少年的时候。”

    小胖子顿时愣住了,随即就更加惊怒地反驳道:“如果我像他,他为什么却不知道?”

    “很简单,晋王殿下纵使有天大的本事,却也只能从镜中看到自己的容貌。而且他少年时曾经因为男生女相而常常受人嘲讽,故而照镜子的次数少之又少。更何况,人从镜中看到的自己,与外人看到的那个人,本来就有非常明显的差别。”

    “这简直荒谬!”小胖子心里越是相信,嘴里越是不肯相信,“晋王仪表非凡,孤却只不过容貌平平,更不曾男生女相,哪来得相像!”

    此时此刻,越千秋正好赶到房门口,见庆丰年默默守在那儿,一张脸却是有点发白,他就知道情况恐怕非同小可,结果正好听到小胖子那最后几句话,登时心里咯噔一下。他从太守府大门口得知周霁月把康乐给带来就暗叫不好,谁知道紧赶慢赶,还是晚了一步。

    人家是小的时候婴儿肥,长大了之后因为个子抽条,会渐渐瘦下来,但小胖子却一直都挺肥,也就是这次离开金陵一路上吃了不少苦头,这才瘦了一大圈,形象和在金陵时有了不小的变化。可他因为和人实在是太熟悉,日日天天抬头不见低头见,所以没太大感觉。

    可如今康乐这么一说,他却不得不承认,已经不那么胖的小胖子和萧敬先确实有那么一点点像当然只是一点点!而最重要的是康乐说,人从镜子里看到的自己和别人眼中看到的自己不同,这个论调别人或许难以证明,他却知道那是对的!

    因为在后世,照相机出来的照片,和镜子里头那个人,确实有非常微妙的不同!而在现在这个年代,除了镜子里那个反着的自己,你绝对不会知道自己真正长什么样,指望画像能画出个准确的自己,那更是痴心妄想。可以说,这个女人真的有一手!

    瞬间心里转过了千万个念头,越千秋立刻冲着庆丰年打了个手势,示意他牢牢守住外头,不要让人靠近,自己就毫不犹豫地直接推门闯了进去。他甚至只来得及用脚后跟把门磕上,等一阵风似的冲到小胖子的桌那边时,康乐已经答了小胖子的质疑。

    “敢问吴太子最近是不是每日一大早都并不是素面朝天去见人的?你是不是每日一大早,便由晋王亲手上妆,以便像现在这样,显得更加威严有气势一些?晋王殿下一手易容术在大燕固然没多少人知晓,可他当初却靠着这一手每每逃脱旁人视线。然而,这本来就是他和皇后学的。皇后曾经教他用这样的手段,遮掩掉那男生女相的负面影响。”

    “当然,后来晋王殿下在皇后死后,再也不用这一手。因为他喜怒无常,变化多端,那张脸越来越让人印象深刻,甚至成了让无数刺客一时疏忽而送死,让人又恨又怕的武器之一,自然而然就没有人还会记得他少年时那比现在的容貌还要更加突出的样子。”

    小胖子没有注意到越千秋这个救兵的到来,脑海中涌动着一大堆乱七八糟的念头。

    当他刚刚离开金陵没多久,萧敬先就暗示过能把他这个太子殿下变成公主殿下,那时候是不是萧敬先就已经察觉到了什么?

    当他因为黑眼圈而没法见人的时候,萧敬先主动露了一手神乎其神的化妆术,让他在霸州官民面前大显威严,是不是在那时候就存心遮掩他们俩的相似?

    眼看小胖子仿佛已经陷入了魔障,越千秋突然重重咳嗽了一声,见小胖子一个激灵过神来,看向自己的目光却显得迷茫而无助,他不禁用力朝人瞪了一眼,随即才大步来到小胖子身边一站,随即转身看向了康乐。

    “康尚宫的演技还真是炉火纯青,话术更是高超卓越,如果不是我和你打过交道,兴许还真的被你骗了过去。”越千秋说着便露出了一口整齐的小白牙,嘿然笑道,“怎么,觉得我大吴的太子殿下远远胜过你们北燕现在那位太子,所以想把人拐骗过去?”

    不等康乐答,他就一字一句地说:“抱歉,那是不可能的!就算太子殿下有那么一丁点可能是你曾经侍奉的北燕文武皇后生的,但他首先是皇上的儿子!至于他和晋王相像,晋王为了掩盖这一点才给他化妆什么的,呵呵,如果真是那样,晋王应该在太子殿下见刘将军以及麾下亲兵之前就动手,而不是等到太子入住太守府,眼看就要见底下官民的时候动手。”

    “因为那个时候太子殿下已经见过了刘将军等人,事后再修饰容貌,外人固然不知情,可刘将军那些人反而会发现端倪,我想,以晋王的聪明不会做这种欲盖弥彰的蠢事!你很厉害,能借助一点点信息就歪曲出了这样一个真相,只可惜,这世上不是所有人都会关心则乱!”

    越千秋一来一开口,小胖子就顿时大有底气,等听完了他的话后,更是为之精神大振。他并不愿意怀疑萧敬先,而越千秋这话矛头直指康乐是借题发挥,相对而言他更愿意相信这一点。因此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刚刚激荡得犹如排山倒海似的心情。

    “康尚宫如果话都说完,那就可以离开了!念在你的身份,刚刚的事情,孤可以既往不咎!”小胖子摆出一副宽容大度的样子,心里却恨得牙痒痒的。要不是越千秋过来,他差点就真信了萧敬先是早发现了两人的相似,却故意一直不说!

    然而,康乐却没有挪动脚步,她死死盯着小胖子身边犹如一尊门神似的越千秋,随即冷笑道:“越千秋,当初南吴这边都传言说你和吴太子势若水火,针锋相对,常常会吵到南吴皇帝面前去,没想到如今水落石出,那根本就是你做给外人看的。你这么多年如此煞费苦心为吴太子着想,着实是难得。”

    越千秋丝毫不为所动:“康尚宫不用顾左右而言他,有话直接说。若是你再来装模作样的那一套,太子殿下都已经下了逐客令,那你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那好,我就直说。”康乐再次深深看了小胖子一眼,这才一字一句地说,“我身边有大燕天子六玺,只要吴太子愿意,便能够以大燕皇帝嫡子的身份,号令大燕南疆大军一举反攻,夺上都,君临大燕。”

    越千秋原本以为康乐会说身上有北燕皇帝密旨,正要嘲讽说这密旨已经烂大街了,可谁知对方说的竟是大燕天子六玺!

    要知道,自从和氏璧消失无踪之后,从隋到卫再到如今的燕和吴,玉玺这玩意从一枚变成了多枚,用处各不相同,如今大吴和北燕就全都是用的六枚玺印。而康乐带来的是六玺,就表明北燕上都竟是一枚都没留下。

    这样问题就来了,没有国玺,占据上都的人是怎么号令文武,统管兵马的?北燕那边最新传来的消息,上都那边已经把越小四和甄容打成裹挟皇帝的反贼,可至于上都那边到底是谁做主,反而语焉不详。

    越千秋心里思量的全都是北燕那边到底怎么事这个问题,压根没去想康乐的这个提法是如何惊世骇俗。而之前受越影之命把康乐带来的周霁月已经是面色铁青,尤其是想到此事乃是皇帝默许,她不禁非常同情此时整个人都呆若木鸡的小胖子。

    在册封太子之后,皇帝对这个唯一的儿子实在是推得太狠了,就不怕揠苗助长吗?

    仿佛还嫌冲击不够,康乐又沉声说道:“如今占据上都的,不过是一群旧皇族旧勋贵,跳梁小丑而已。无论皇上还是当年的皇后,全都曾经斩杀过一批,奈何最终还是长出了这一茬,如今趁着他们犯上作乱,斩草除根,大燕便是一个干干净净的天下,岂不是比吴太子在大吴掣肘重重来得好?”

    见小胖子死板着一张脸,咬牙切齿没有说话,她便冷笑道:“当年皇后南来,我也曾追随在身边,所以很知道南吴是个什么格局。纵使如今的吴帝身为九五之尊,也一直被众多大臣掣肘蒙蔽,凡事不能自专,就连立后都不能由着自己。如此天子,有什么意思?”

    “康尚宫的意思是,像北燕皇帝这样任性发疯,想杀就杀,想提拔就提拔,没有半点规矩,一切全凭心意的治国,到最后甚至被一群反贼搞得生死不明,不得不夹着尾巴逃离上都,那才是雄才大略的一代明君?”

    越千秋终于决定不再思量北边那些神经病究竟在搞什么,几句话把康乐气得面色铁青。

    然而,他却并没有罢休,而是哂然一笑道,“听你的口气,好像如今欣欣向荣的大吴才是弱国,如今四分五裂的北燕才是强国?你哪来的自信可以凭借所谓北燕天子六玺打动太子?太子大可收了北燕这六玺,然后尽发我大吴北疆兵马北上,连借口都是现成的,北燕皇帝命你送来这天子六玺,借我朝兵马帮他复国!”

    心潮大起大落的小胖子直到这一刻,方才真正倒吸一口凉气,再一次刷新了对越千秋的认识,但心中更是生出了一丝说不出的兴奋。

    就算他真的是北燕皇后的儿子又怎么样?就算他不知道是父皇的儿子,还是北燕那个奇怪疯子皇帝的儿子,那又怎么样?他这次为什么跋涉数千里来到霸州,难道真是为了劳军,真是为了小小的霸州榷场?他并不是现在才知道,大吴的皇帝很难当,而他这个太子很不稳!

    小胖子陡然之间恢复了在外人面前的魄力和威势,笑容可掬地说:“知我者,千秋也!”

    越千秋很想怼小胖子,你肚子里有几根花花肠子我是知道,可你还真不知道我!刚刚你明明都被人家这诈唬给吓得魂飞魄散了,这会儿好歹还知道顺着我的口气往下说,真会装!

    然而,小胖子的配合到底是一件好事,因此他面上不露分毫异色,就这么气定神闲地看着康乐。尤其是发现周霁月不动**地绕到了康乐背后,有需要就可以前后夹击,他悄悄对她扬起大拇指露出了夸赞的笑容。僵持了足足好一会儿,他才最终等到了康乐的再次开口

    “吴太子真的不想追寻你的身世了?”

    直到这一刻,小胖子才觉得自己当初那封给越千秋的私信有多傻。根本不用他去找寻,那些所谓知道他身世的人就会如同苍蝇一样叮上来,就和越千秋那乱七八糟各种各样的身世版本一样!知道托越千秋的福,自己已经占据了主动,他最终下定了决心。

    “父皇说我是什么身世,我就是什么身世。”

    小胖子说这话的时候,鬼使神差地想到当初自己对皇帝说,父皇希望我娶谁,我就娶谁,那时候只是觉得只有父皇才是自己最大的倚靠,而现在,他真真正正明白了这一点。因此,刚刚在康乐的攻势面前步步败退的他,这会儿竟是还有心情开玩笑。

    “北燕皇帝有的是儿子,父皇却只有我一个。北燕皇帝有那么多儿子却不知道珍惜,杀的杀,贬的贬,现在被人逼到了悬崖边上,却还要和我父皇抢儿子,这是不是太过分了?”
一切重新开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Archiver|手机版|zicd.com 紫宸殿 访问有问题用新域名! ( www.zicd.com www.zichen.net www.zichen.com 

GMT+8, 2018-12-11 10:08 , Processed in 0.068282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