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icd.com 紫宸殿 访问有问题用新域名!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34|回复: 0

逍遥游 第625章 剑走偏锋 月关

[复制链接]

8121

主题

0

好友

27万

积分

紫殿麒麟使

Rank: 90Rank: 90Rank: 90Rank: 90Rank: 90Rank: 90Rank: 90Rank: 90Rank: 90

超级版主 更新大师 紫殿公爵 精华之王 终身成就

发表于 2018-10-5 16:58:53 |显示全部楼层
折梅峰顶,偶尔也有爆竹声响。李家深深静静两人生的孩子还小,不喜欢吵,可老大喜欢。所以前峰时不时也会燃点爆竹,哄那小家伙开心。后峰一处平台上,李鱼静静地站在那里,仰望着天空。

    天空灰蒙蒙的,和大地的颜色差不多。在李鱼身旁,站着狗头儿和另外几个人,和他一样,都抻着脖子看着空中,仿佛那里有什么妙不可言的美景似的。忽然,狗头儿窜前一步,兴奋地道:“来了!来了!”

    李鱼也为之动容,不由自主地让前一步,渐渐的,那灰蒙蒙的天空中出现了一个小黑点。狗头儿这眼力是真的好,居然早早就发现了。

    一只白色的鸽子展翅飞来,落在平台上一个鸽子架上,狗头儿旁边那几个人都松了口气,脸上露出了笑容。他们几个是负责搭设“飞将军通讯线路”的,沿途利用商号、农舍,许些好处,聘用人员,照料飞鸽。

    各信号站的飞鸽接力式传递,今天是正式启用“飞将军”,试传通讯的第一天。

    狗头儿快步上前,从飞鸽脚上取下小竹筒,回到李鱼身边,巴结地双手奉上。李鱼接过,验看了火漆蜡封,急急打开传讯,就在平台上看了起来。

    许久,李鱼的眉梢轻轻地挑了起来,狗头儿眼巴巴地看着李鱼,实在看不出他那古怪的神气是什么意思。这是……高兴?不高兴?狗头儿正没头没脑地想着,李鱼忽然一拍他的肩膀,赞道:“很好!这条线路,将来会发挥大作用的。你们注意一下,为确保无误,我们每个消息都是传递三份的,看另两份能否准确传到。”

    飞鸽传书,除了天气原因、人为原因,还有各种猛禽的干扰。很难说某只信鸽会不会飞着飞着,就被鹞鹰叨了去。这也是官方不采用这种通讯手段的原因之一,虽然快捷,可有时候,可能反而会误了大事。

    “是!侯爷放心,狗头儿亲自守在这里,一有消息,马上禀报侯爷!”

    狗头儿毕恭毕敬地帮李鱼扶了扶海龙皮的大氅,送他走下平台,兴奋地一挥拳头,道:“成了!你们几个,个个有赏,咱们等着,看另两只信鸽几时赶到,若也都能赶回来,狗爷一定重赏!”

    一个养鸽人谗媚地道:“狗爷您放心。小的们选择线路的时候,都是行人走惯的了道路,接力地点,都设地城镇之中,这些地方,鹞鹰等猛禽极少在其上空盘桓,鸽子遇险的可能不高。”

    狗头儿笑眯眯地道:“嗯!那咱们就等等看。要是三只信鸽全到了,那在侯爷面前可就大大地长了脸呐,哈哈哈……”

    比起折梅峰的上热闹,采菊宫就冷清多了。

    首先,采菊峰没有妇人和孩子,这就少了很多的生活气息。其次,采菊峰上没有成了亲的家庭,当然,也不能这么说,从各地召回的死士,他们的首领都已年过半百,是有妻有子的,可是这才几户人家,往偌大的采菊峰上一撒,根本就感觉不到了。

    而那些原作军人和刺客培养的青年男女,现在还没有完全改变气质,仍然沉稳、内敛、寡言,这使得整个采菊峰的气氛显得极其沉闷。

    原来城外有那些痞子兵整天嬉闹,他们觉得非常吵闹,可如今一点烟火气都没有,渐已适应了那种气氛的他们,倒是觉得很不适应起来。所以巡弋城头的人,会下意识地往山路上瞟一眼,当然,山路净寂,积雪上只偶尔有串兽足印儿,根本不见人影。

    偌大的宫殿式的城主建筑里,就更觉得冷了,哪怕是燃了火盆,架不住心里的空虚**冷。公主殿下这几天都懒得下床,她偎在大床上,屋角架了四个火盆,手里拿着墨筱筱给她划拉来的一本书,也不知是在看书,还是在打瞌睡。

    殿下如此郁郁寡欢,忠心老奴墨白焰有种主忧臣辱的觉悟,但是他也没办法。殿下就是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致来,这眼看就过年了,整个采菊宫反而愈加的冷清,大家好像都没什么兴致,能怎么办呐!

    “哎!”

    城主府外,墨白焰和冯二止都穿着大皮袄子,手袖在袍子里,相视叹了口气,一脸的苦色。两人就这么对着叹气,估计也叹了有十七八声了。

    这时,一个死士健步如飞地冲过来,老远就喊:“总管!大总管!”

    墨白焰眉头一皱,不悦地道:“大惊小怪的,不成体统。”

    不过,他这声音并不大,只是自已嘟囔一声,待那人到了面前,才道:“稳重着些,是不是各路首领都到了啊?”

    今儿晚上就是大年夜了,墨白焰觉得如此冷清也不是办法,就把各路死士的原负责人,现今采菊城上的各种主管,再加上一些优秀的做为后备首领培养的青年人都找来,决定集体去给殿下拜年,多少增加些热络的气氛。

    那年青人兴奋地道:“不是,是李鱼到了!李侯爷来了!”

    墨白焰一听,一颗心就提了起来:“李鱼?他来做什么?”

    对这个李鱼,他发现自已现在的心情很奇怪,既有些害怕,害怕李鱼的不按套路出牌。又有些欢喜,因为现在的采菊宫,实在没有半点烟火气,只有每次李鱼派了人来,大家脸上才能见到一点笑模样儿。

    那年青人摇头道:“属下也不晓得。侯爷说,他要见城主!”

    墨白焰犹豫了一下,看向冯二止,冯二止忙道:“快!马上请他到城主府。”

    “好嘞!”那年青人答应一声,马上飞奔而去。

    ……

    “李鱼来了?他又来干什么?”杨千叶秀气的眉拧成了一个疙瘩,一脸嫌弃。不过,原本慵懒的身子,奇迹般地有了力气,原本恹恹的情绪,也顿时一扫而空了。

    墨筱筱摇摇头:“属下也不知道,他已往城主府来了。”

    杨千叶马上一撩被子下了榻:“快,帮我更衣,簪发!”

    生怕墨筱筱有什么误会似的,杨千叶还很大声地自语了一句:“可不能衣冠不整,叫他小窥了我采菊城!”

    有吗?口是心非!墨筱筱暗暗吐槽着,帮大小姐梳妆打扮去了。

    结果就是,李鱼在墨白焰、冯二止、乔三叔、旷四爷等人的陪同下,在府主会客大厅坐了好久,茶都喝得淡了,那些来给杨千叶拜年的各路管事全都到了,济济一堂,跟开新年座谈会似的,杨大小姐才姗姗出现。

    艳光四射!

    什么叫艳光四射!你看了此时此刻的杨千叶,自然就明白了。

    “侯爷,小女子有失远迎,恕罪!”杨千叶摆着谱儿,淡淡地说了一句,一点也没有知罪的样子,就搭着墨筱筱的手臂,优雅地向首座走去。

    “唉!别闹了 !”李鱼站了起来,一脸的无奈:“你这都呕气多久了,还不消消气啊,这都要过年了,你生我气也就算了,你好意思连婆婆的面都不见?”

    李鱼这一句话,杨千叶纤腰一折,正要落座的身子顿时僵在那里。她马上扫了一眼满堂的部下,人人都是一脸的惊诧,然后他们像是发现了什么不了得的大秘密,一脸兴奋、惊愕、探询地在她和李鱼身上扫来扫去。

    “你……你胡什么!”

    杨千叶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下子跳了起来,面孔胀得通红:“本姑娘和你有什么关系,你……你不要胡说八道!”

    李鱼一脸的沉痛:“千叶,你还要胡闹下去吗?”

    “你……你才胡闹!你说,我和你有什么关系?”

    “你是我娘子啊!”

    “放屁!你敢当面对质吗?”

    “我当然敢!千叶啊,你亲口答应委身于我的,难道你忘了?”

    “我哪有?”

    “陇右,双龙镇!那一次,你和罗霸道、纥干承基等人被褚龙骧褚大将军的兵马追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当时你跟我说过什么?”

    “啊?”

    “你说,若我掩护你们的行藏,你就委身于我,是不是?”

    委身于他,可以解释为嫁给他,当然也可以解释为把身子给了他,杨千叶的确说过这种话,虽说当着属下的面,实在不好启齿,但要她矢口否认,她也没有那么厚的脸皮,她的脸已经红得像一只刚学会下蛋的小母鸡了。

    李鱼痛心疾首地道:“你说,这是不是你说的?”

    “我……我……”杨千叶慌乱地看一眼张大了嘴巴的众部下。

    “你是不是说过这样的话?你摸着自已的良心告诉我!

    “我是说过,可是……”

    “最后我有没有掩饰你们的行藏,把你们安全带到长安?”

    “是!可是……”

    “结果,你食言了。对不对?一到长安,你就偷偷溜走了!”

    “我是溜走了,可是……”

    “我很伤心啊千叶,我伤心欲绝,我痛心疾首,我寝食不安,我……”

    “你怎么不去死!”杨千叶气得眼前都发黑了:“是你拒绝我的!不是我食言!”

    “我拒绝?我为什么要拒绝?来来来,大家你们来评评理,千叶姑娘是不是一位秀外惠中、人品俊雅的好姑娘?”

    这话……还能怎么答?众头目齐齐点头:“是!”

    “这样的好姑娘,是不是嫁给谁,就是谁的福分?”

    “……是!”

    “是不是只有瞎子,才会拒绝千叶姑娘委身于他的提议?”

    “……嗯!瞎子都不该不答应。”

    “我瞎吗?”

    “……”

    杨千叶一看这状况,人都要气疯了:“明明是你自已拒绝的,从此你我一拍两散,再无交集。今天你来说什么,都是没有用的。你……”

    “千叶!”

    “你别这么叫我名字!”

    “老婆!”

    “请你叫我名字!”

    “千叶,你是不是潜入过皇宫?”

    杨千叶都快被他逼疯了,哪怕现在当着皇帝的面,她也不会不承认了,何况在场的都是自已的人。于是,千叶姑娘一挺胸道:“是!怎么样?”

    “你入宫时,化名是什么?”

    “郭欣恬,又怎么样?”

    “你说自从我掩护你到了长安,便一拍两散,再无交集!”

    “对!怎么了?”

    杨千叶瞪着李鱼,一脸的羞愤。

    李鱼缓缓扬起手:“皇帝诰命,授岷州开国侯李鱼之妻郭欣恬为开国郡公夫人!千叶,你还要狡辩么?”

    无数双眼睛刷地一下投向杨千叶,杨千叶昏昏地望着李鱼,心中只想:“我要是投了黄河,能不能洗刷我的清白?黄河……在哪来着?”
一切重新开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Archiver|手机版|zicd.com 紫宸殿 访问有问题用新域名! ( www.zicd.com www.zichen.net www.zichen.com 

GMT+8, 2018-12-11 10:47 , Processed in 0.071657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